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学剧本

顾永田(第五集)

时间:2019-07-28 19:17:59  来源:  作者:
 第五集
 
  云周西村。
“顾县长,出事啦!”老汉的话才落音,马强跑过来喊顾永田。
“马主任,咋回事?”顾永田问了马强一声。
  马强:“顾县长,胡老汉要把他的儿子打死,谁劝也没有用。”
  顾永田:“为什么?”
  马强:“天成吸毒成瘾,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卖了吸毒,为这事,胡老汉曾剁过他的手指头,但他不思悔改。这一回又偷玉米种卖钱吸毒,被他爹逮个正着,说什么也要打死他。
  顾永田:“马主任,我们过去看看。“
 
  胡老汉家里。
  胡老汉关上大门教训儿子。
  天成被吊在一棵枣树上。
  天成,一个骨瘦如柴的青年人,苦苦哀求:“爹,你就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吸大烟了。”
 胡老汉:“你这个败家子,上一回剁你的手指头你说改了,可没过三天,你又把家里的粮食卖了吸大烟,这一次,说什么我也得把你打死。”
 天成:“爹,俺娘死得早,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容易吗,你要把我弄死了,谁为您养老送终。”
 胡老汉:“孩子,别怪您爹心狠,谁叫你不争气的。”
 胡老汉拿起放羊的鞭子,叭叭的打在儿子身上。
  “哎哟!哎哟!”天成痛得乱叫。
  “大爷,别打啦。”顾永田领着乡亲们推门进来。
  “顾县长,我今天说什么也要打死他。”胡老汉扬鞭又打。
顾永田拦住胡老汉说:“大爷,在我们抗日根据地里,打死人要犯法的。”
胡老汉抹把眼泪说道:“ 顾县长,我早就想好啦,打死这个孽子,我就喝卤上吊。”
顾永田亲切地:“大爷,以前的天成,是这个样子吗?”
胡老汉记忆犹新地:“以前的天成,他可是个好孩子。”
 
秋天。
丰收的田野上。
胡老汉与天成一起掰玉米。
俩人掰到地头,天成不让父亲干活:“爹,您休息吧,我来干。”
天成挑起两筐玉米起身要走。
胡老汉一看儿子要走,吃力地扛起一袋玉米。
天成看见了,伸手夺过来放在自己的肩上,快步离开这里。
胡老汉看见力大如牛的儿子,开心地笑了。
 
胡老汉想到这里,愤怒的说道:“都是毒品害的他,都是毒品害的他。”
顾永田:“乡亲们,吸食毒品,害得多少人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。这样的悲剧,抗日民主政府,绝不能让它在根据地里重演。从今天起,我代表抗日民主政府正式宣布,在全县范围内,严禁吸毒贩毒,违者将严惩不贷。”
  “好!”乡亲们拍手赞成。
顾永田:“大爷,你把天成交给我吧。”
胡老汉:“顾县长,我对这孩子没指望啦,随你怎么处置。”
顾永田:“大爷,您老人家放心吧,我们帮他戒毒。”
“帮他戒毒?”胡老汉心存疑虑。
 

 
王老汉家里。
王老汉背着一捆柴草,来到自家的小院门口停下。
他打开大门,喊了儿子二声:“王会!王会!”
屋里无人应声。
王老汉推开堂屋门一看,满地扔的乱七八糟东西。
王老汉大叫一声:“不好!”转身就跑。
 
大烟馆里。
一个个吸毒者,搞的满屋子乌烟瘴气。
王会,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,贪婪的乞求吸毒者:“三叔,你让我吸一口。”
吸毒者翻眼看看王会,脸又转了过去。
王会再次哀求吸毒者:“三叔,你就让我吸一口吧。”
吸毒者手握着烟枪,美滋滋的吸着大烟,把王会的话当耳旁风。
  “饭后一支烟,胜过活神仙。”苟子明从外面进了烟馆。
王会犯烟瘾了,他流着鼻涕,浑身哆嗦,一见苟子明进来,扑通一跪:“老爷,你再赊我一次吧。”
苟子明看了王会一眼,鬼主意来了:“王会,你爬着走,学三声?叫,我就赊给你。”
众人起哄:“学驴叫,学驴叫。”
王会有些犹豫。
一吸毒者:“王会,苟老爷是金口玉言,你快学吧,学完了就有大烟抽。”
王会为了吸食大烟,真的在地上爬着走,学了三声驴叫。
王会的表演,惹得一屋人哈哈大笑。
王会:“老爷,给我,”
苟子明:“给你什么?”
王会:“大烟。”
苟子明眼珠一瞪:“没钱吸什么大烟,滚!”
王会跪地不起,再一次的哀求:“老爷,你再赊我一次吧。”
 
王老汉匆匆忙忙的来到大烟馆门口。
打杂的问道:“王老头,你来干啥的?”
王老汉:“找我儿子。”
打杂的:“快去看热闹吧,你儿子学驴叫啦。”
王老汉非常气愤:“这个孽子。”骂完,跑进大烟馆里。
 
大烟馆里。
王老汉疾步走进大烟馆里。
有人喊了一声:“王会,您爹来了。”
跪在地上的王会,歪着脑袋瞅瞅,连起都不起。
王老汉火冒三丈,走到儿子面前就打。
叭叭,王老汉狠狠揍了王会二个耳光。
王会:“爹,你打我。”
王老汉:“快跟我走。”
王会:“去那里?”
王老汉:“戒毒所。”
王会:“我不去。”
  “你不去?”王老汉不管儿子同意不同意,挟着瘦弱的王会,走出了大烟馆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县政府驻地。
顾永田召集有关人员开会。
顾永田:“……广大人民群众对毒品深恶痛绝,纷纷要求我们杜绝毒品。因此,我们要放手发动群众,让大家自觉抵制毒品,与此同时,对于那些贩毒者,坚决进行打击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杜绝毒品,才能还人民群众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。”
大家热烈鼓掌。
顾永田:“同志们,我们的禁毒工作刚刚开始,有什么困难和问题提出来,我们共同研究解决。”
马强:“顾县长,戒毒所自从成立以来,只有几名戒毒人员。”
张辉:“顾县长,我们经过调查摸底,大烟馆名义上是姓胡的开的,实际上是苟子明家的。”
马强:“苟子明仗着儿子是肖专员的副官,对我们的政策法令当耳旁风。”
顾永田:“同志们,你们反映的问题很及时,我们将采取以下措施:第一,加大宣传力度,动员吸毒者家属,主动把吸毒者送到戒毒所,这项工作有张秘书负责。第二,坚决打击贩毒者的嚣张气焰,发现一起,查处一起,决不姑息养奸,具体工作有马主任负责。”
 

 
清晨。
田野大道上。
一辆拉粮的马车迎面驶来。
马强带着民兵赶来截住马车:“停车检查。”
车把式:“这是苟家的粮车。”
马强:“谁家的粮车都得检查。”
车把式:“你敢!”
马强:“我敢!”
车把式发出威胁: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谁家的粮车你都敢检查。”
马强较起真来:“不管是谁的,我今天必须检查。”
  车把式上前阻拦:“不准查!”
  马强推开车把式:“马上检查!”
  民兵接到命令,上车掀粮。
  一民兵发现毒品:“马主任,烟土。”
马强:“带走!”
 
苟子明家里
  “老爷,不好啦。”管家跑来向苟子明报告。
“咋回事?”苟子明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。
管家:“运烟土的车出事啦。”
苟子明暗吃一惊:“啊?”他又埋怨管家:“我再三交代,这几天风声太紧,你们千万注意,还是给我惹祸招灾。”
管家:“都怪魏三。”
苟子明:“怪谁都没用,我得给你们擦屁股。”
管家:“老爷,咋办?”
苟子明:“咋办?顾永田开展禁毒运动,无非是想多捞几个钱。”
管家:“老爷,顾永田那里,钱少了恐怕不行。”
苟子明:“你说得送多少。”
管家:“老爷,三百五百你拿不出手,干脆给他一千。”
苟子明有点舍不得:“这……”
管家:“老爷,破财消灾,你就咬咬牙跺跺脚,给他一千块吧。”
苟子明一咬牙:“行,我给顾永田送一千块大洋。”
 
屋子里。
苟子明一个人打开小箱子,拿出来一沓银票。
崭新的银票,苟子明点了一遍又一遍。
拿出一张放在一边,又把手里的放在小箱子里。
苟子明拿起这张银票,有些恋恋不舍。
他犹豫了半天,这才把银票装进怀里。
苟子明走出了家门。
 

 
    办公室里。
顾永田正在起草文件,工作人员向他汇报:“顾县长,苟子明来了。”
顾永田:“小李,让他进来。
不一会儿,苟子明来到这里。
苟子明:“顾县长!”
顾永田放下钢笔:“苟老先生!”
苟子明:“顾县长,我有事找你。”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请讲。”
苟子明:“顾县长,国难当头,抗日民主政府提出,有钱出钱,我把这一千块银票,捐给抗日民主政府。”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,我代表抗日民主政府,谢谢你对抗日救国的支持。”
苟子明:“顾县长,你别客气,我也是中国人。”
顾永田喊了一声工作人员:“小王!”
小王:“到!”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为了抗日救国,主动捐款一千块大洋,马上张榜公布。”
小王:“是!”
小王走了,苟子明换了话题。
苟子明:“顾县长,有件事还得麻烦你。”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,你请讲。”
苟子明:“顾县长,你手下人查的那批货是我家的。”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,抗日民主政府三令五申,在全县范围内开展禁毒运动,希望你能积极配合,至于你那批货必须查封销毁。”
苟子明瞅瞅屋里无人,诡秘的说道:“顾县长,你只要放了那批货,我在给你三千块大洋。”
顾永田直接拒绝:“苟老先生,你别说给我三千,就是给我三万,我也得查封销毁。”
苟子明:“顾县长,我可是捐了一千块大洋。”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,咱是桥归桥路归路,一码归一码。”
苟子明心痛的:“顾县长,为了这批货,我可是花了五千块大洋。”
顾永田一针见血的指出:“苟老先生,自从鸦片输入我们的国家,有多少人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,你明明知道这样的后果,为什么还要继续坑害乡亲们?”
苟子明张口结舌的:“我……”
顾永田:“苟老先生,我希望你好好配合我们的禁毒工作,否则的话,后果自负。”
顾永田的话,让苟子明打了一个冷颤。
苟子明满口答应:“顾县长,我一定配合,我一定配合。”
 

 
    六天之后的中午。
苟子明刚躺在床上睡觉,管家跑来喊他。
管家:“老爷!老爷!”
苟子明:“什么事?”他打开房门。
管家:“我们的货,又被顾永田的人查啦。”
苟子明骂道:“一群废物。”
管家:“老爷,咋办?”
苟子明没有好气地说道:“你问我我问谁。”
管家一愣,马上赔笑:“老爷,我知道你在顾永田哪里碰了钉子,可这么大的事情我必须向您汇报。”
苟子明火气顿时消了一些:“管家,自古以来,当官的都是见钱眼开,可这个顾永田倒好,他不吃这一套。”
管家:“老爷,他是不是嫌钱少。”
苟子明:“我单给他三千块钱,他当时就说,你别说给我三千,就是三万我也得查封销毁。”
管家:“老爷,顾永田较真啦。”
苟子明:“这都怪我,我想以捐款的名义,求顾永田放我一马,没想到他顾永田直接拒绝,说什么桥归桥路归路,一码归一码。”
管家:“老爷,你这是花钱买教训。”
苟子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“哎,这钱我全当丢啦。”
管家:“老爷,你也想开点,钱是王八蛋,花了咱再赚。”
苟子明:“行啦,行啦,别提这烦心的事了,我叫你办的事咋样了。”
管家:“老爷,我到肖专员那里问了,他说少爷和顿德富,都回来好几个月啦。”
苟子明一听这话,非常生气:“可人家顿德富都回家好几趟了,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不知道又死哪去了。”
管家:“老爷,少爷会不会有什么意外。”
苟子明:“不会的。我儿除了好吃喝嫖赌,为人处事还是挺圆滑的。”
管家:“老爷,少爷不在家,肖专员那里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,这鸦片的生意恐怕要黄了。”
苟子明:“不可能,少爷不在家,我去找顿德富。”
管家:“老爷,你千万别找他。”
苟子明:“咋回事?”
管家:“老爷,你没看顿德富鹰钩鼻子三角眼,不是个好孩子。”
苟子明:“就你多心,我跟他爹是世交,少爷跟他又是拜过把子的兄弟。我就不相信,如今我有事求他,这孩子会袖手旁观。”
管家:“老爷,你还不知道顿德富的人品,他连亲爹都坑,这样的人会帮你吗?”
苟子明:“这孩子每次来我家里,我都好酒好菜的招待他。我就是喂条狗,他也得摇摇尾巴吧。管家,你给我准备好礼物,我明天就去找他。”
 
第二天上午。
苟子明急促管家:“快去备车。”
管家:“老爷,你真的要去。”
苟子明有点不耐烦了:“你罗嗦什么,快去备车。”
管家连声答应:“哎哎。”
不一会儿,马车备好。
管家扶苟子明上车,苟子明瞪了管家一眼,余怒未消:“你不要去啦。”
管家赶紧赔笑:“老爷,我知道啦。"
苟子明一摆手:“走!”
管家站在院里发呆,眼看着马车出了苟家大院,但他又追了出来。
望着远去的马车,管家喊了一句:“老爷,你会后悔的。”
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阅读
薄去的时光
薄去的时光
有一种力量
有一种力量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南京梦
南京梦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www.51poshiji.cn|m.51poshiji.cn|wap.51poshiji.cn|app.51poshiji.cn
  • <optgroup id='5OQft'><sup id='5OQft'></sup></optgroup>
      1. <delect id='5OQft'></delec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