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原创小说

南京梦

时间:2018-12-30 19:20:35  来源:西边一个木头  作者:海燕

这本书是模仿红楼梦而写的,写美丽的女孩子,写她们的痛苦。但作者又无才无能,不能像红楼梦那样集中写一个大的群体,实在模仿不来,故只得像《儒林外史》那样了,并没有中心人物。本书已经写了18年,至今只有26万字,作者欲写50年,共50万字,欲再为喜阅此类书者添一部可读书。书中人物对话是用方言所写,音同义不同,着力模仿红楼,读者读起来是费事一点,但有弊就有利,更贴近生活。写作风格也略与红楼类似,追求极致的真实,反映现实社会。模仿红楼梦,不为模仿其皮骨,而为模仿其神髓,写人之真的痛苦!
第一回  第一中学
前面这条马路正中用绿化带分成了左右道,两边又用白色虚线区分着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道。人行道上一色的条纹青砖铺地,内夹一条黄色盲道。紧挨路边每相距不远便栽棵大树,相同距离内又排列着一根根路灯长杆,此时因天亮,灯都灭着。每数百米又都设有一个垃圾筒,标着:“可回收”与“不可回收”字样。
路中设有一处斑马线,两旁各设有一个公交站点,名称是:“董家新村”。一边站点因靠近一所中学,在旁附设有一个报亭,出售着电话充值卡、杂志、文具、冷饮等类。报亭旁又有一个IC卡的公用电话亭,标着:“中国电信”字样及英文缩写,相距几百米远又有一个铁通的。
马路两旁每个独门的建筑都有一个地址牌号,写着:“建设路某某号”的阿拉伯数字,一边是单数,一边是双数。靠近中学这边校门旁的众多铺面中开了几家饮食店,卖着早点,多是兰州拉面、桂林米粉、沙县小吃、大娘饺子等类。此时因人多,有的桌椅摆到了人行道上。旁边又有家新华书店,一家中国移动营业厅,一家家乐福小超市及一家三元水果店。移动营业厅内还设有公用电话,标着:“国内长途两毛一分钟”、“免收服务费”等字样,隔着一个单机,又标有:“国际长途”。再远些就是家邮局,墙上大字标着:“邮政编码:210042”,外设一个邮箱。旁边则是家农业银行建设路分行,外面墙上镶有银联字样的自动取款机,标有:“24小时自助服务”字样,旁有使用说明。此时早早的就有一辆安邦护卫的运钞车停在门外,几个警卫身穿防弹衣,手持警棍枪械在车旁警戒。
十字路口处有个路牌,写着:“建设路”三字。旁边高高亮着红灯,底下汽车排成长龙,一辆洒水车响着悠扬的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的旋律,另外一辆么二零的急救车也在呜呜叫着,很是着急。
当信号灯上数字降为零后,朝这边的红灯变为绿灯,一辆宇通电力大巴二十二路公交车从路口驶来,转弯时,车顶篷上的两根连接拉线在电力传输线的剧烈摩擦下冒起了火花。车子响着:“车辆转弯,车辆转弯,车外的行人车辆请注意安全,车外的行人车辆请注意安全,车内的乘客请抓好扶手。”的播音又缓缓行驶了一段距离,停在了靠近中学这边的站点,播音又响起:“董家新村到了,董家新村到了,下车的乘客请注意,下车的乘客请注意。”然后车门一声轻响,前后门同时打开。车上一些乘客手扶栏杆,抓着吊环慢慢从后门走下车去。车上还有人在反复观看车内壁上的站点停靠牌。透明防震窗玻璃一侧的温度计显示车内空调温度是二十三度。温度计旁有个小钩,钩上用皮扣拴着一个红色的小小安全锤。驾驶座上的司机通过面前的监视显示屏知道后门再无乘客下车后,按了关门钮,关了后门。
此时前门上来的乘客纷纷在车首的无人售票机前把零散的纸币、硬币投入投币口,有的则刷着乘车卡,有老人卡、学生卡、优惠卡等。等乘客上完,关了前门,车子又响着:“车辆启动请注意,车辆启动请注意,前方站点青年文化宫,前方站点青年文化宫,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,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。”的播音继续开走了。
周艳、万丽萍一同跳下了公交车,只见虽是白天,旁边公交站大屏的广告牌上仍是霓虹闪烁,打着雀巢咖啡及平安保险的广告。有候车的人在看路线牌,背后是大屏的市区公交线路图及车辆到站电子显示牌。
周艳双眼皮,瓜子脸,脸色很白,黑发朝上盘髻绕到脑后。一件雪白的伊芙嘉雪纺连衣裙,腰间一条佩奇腰带。脚上一双阿迪达斯跑鞋,没有穿着袜子。脖子上挂了串贝壳的项链,耳后有银色的耳钉。她临出门前洗澡用的是舒肤佳沐浴露,洗头用夏士莲洗发露,洗脸用螨婷洁面乳,又用了珍珠粉清怡面膜,洗衣用的雕牌肥皂,加上身上涂了六神防晒霜,及昨夜残存的安宁祛虫液,虽没喷专门的香水,却有股淡淡的香味。
万丽萍则涂了玉兰油防晒霜,戴了顶花花公子遮阳帽,一付宝岛紫色墨镜折叠挂在胸口。在这炎热的夏日里她只穿了双红蜻蜓塑料凉鞋,脚趾上涂了一点淡淡五彩的歌诗美炫油,一件及膝黑色秀尔美紧身短裤,显得腿细得跟筷子似的,左脚踝上系了一圈红绳。上身一件白色纯棉巴宝莉T?,隐见里面的胸罩。鸭蛋脸,脖子上挂了串白珍珠项链及一件红绳系的玉观音。左腕上戴了块纤细的浪琴电子腕表,右腕上戴了个蓝绿手镯。道:“大清早起的就这么热的过份,我们去吃两支冰棒吧,解解暑。”周艳点了点头。两人来到报亭前,万丽萍要了支薄荷巧克力凤梨雪糕,周艳则是提子绿豆奶油雪糕。这才逶迤往校门口而去。
只见校前门梁上地址牌号是:“建设路748号”,中间一块大理石上刻着:“南京市第一中学”几个大字及落款,地上铺着花岗岩。校门旁有两个保安伫立,中间大门用伸缩栏杆拦着,阻着汽车入内,只旁边一个小门开着,让人出入。紧靠门内的一间传达室内,一个门卫老头正在整理着刚送来的一些信件和《金陵早报》、《环球时报》等各类报纸,以及领导订购的蒙牛牛奶,准备分发。
只见一辆的士驶来,停在了校前,乘客是名妇女,付了钞票。司机找出零钱,撕下打印的账单小票一同给她,她便下了车,撑起一把遮阳伞,要进校里去。两保安见她面生,喝问:“你找谁?”将她拦下。妇女言称找人,保安便领着到房内在本子上登记,拿出身份证来记下了号码、姓名,并让把手机号码亦留了下来,方才放行。
周万两人亦进了校门,只见入口处竖了一块石牌,标着:“区域平面图”字样,除了所处之地是个红点外,其他的有食堂、图书馆、足球场、宿舍楼等地。向不同方向又竖立了几个箭头的指示牌,写着:“生活东区”、“男生宿舍”、“爱心超市”、“室内游泳馆”、“艺术馆”等。
两人沿着花园石甬子路往教学楼而去,临头便是一大片假山水池,池外处处花圃,圃内各色鲜花,一些更是从温室大棚移植来的异种,进入太空变异过的,颜色迥异。稍远些有几个花匠正在用电动机割草,用剪子修剪着花树的枝架。再远些又有条小溪,溪边几座仿古木亭,亭旁连着一座石拱桥。桥下停着一艘木船,船内一个小姑娘探头出来看了一下,不知在干些什么,隐隐传来犬吠。一阵微风正似波浪般推了来,杨柳随风摇曳,四处花香四溢。
行了不远,已到了后操场外,往里望去,只见大清早的就有一帮男的在打篮球,吆喝跳跃,几个歇下来的在跑道外的沙坑上跳远。周围看台上又坐了些女的,翻书看报,玩把器。只见一个女的正一人独自坐着,低了头手里弄些什么,见了她们,转过身来看着。周艳见是139班的孙婷,认得,过去道: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呢,也不上教室里去?”孙婷道:“还早呢。”周艳看她手里:“在干嘛呢,涂指甲油吗?”孙婷道:“没,才刚上卫生间洗了手,再重新涂点防晒霜。”周艳嗅着香味:“是六神的吧?闻着就像。”孙婷:“嗯。”了一声,问:“你今天出门敷的是什么面膜,还是蛋清黄瓜的么?”周艳道:“不是了,是芦荟珍珠粉的。老用一种效果也不好的,我前天就没用了,昨天也用的是茯苓蜂蜜的。”孙婷问:“我先前听人讲你要到文化宫去参加数学奥林匹克比赛去的,后头怎么又不去了呐?”周艳撇嘴道:“比赛有怎好耍的,我才不想去!先头是我们老师逼了我,我才报了个名,不然哪个想去?后头找个理由就又推掉了。”孙婷道:“对了,你们班这个学期公共区是不是换掉了?那个垃圾台现在是哪个班在搞呀?旁边落了那么多叶子,也连没看到哪个人来扫。”周艳点头:“嗯,是换掉了。”见她胳膊上有两个大疱,问:“怎么,昨晚又被蚊子咬了?”孙婷也低头看着:“哎,现在蚊子抵抗力越来越高,都免疫了,杀都杀不死。我昨天点了蚊香,喷了杀虫剂,又空调温度打到最低,盖了被子才睡的,就这样蚊子都不肯死,我烦都烦死了!”万丽萍一旁笑道:“那你要烧香拜佛,求蚊子都听你的话,都自己去死好了。”周艳道:“就痒也莫要抓的,涂点花露水辣辣的还不痒的,要破了那就得一个礼拜才得好,结了疤难看死了。”孙婷:“嗯。”着应了。
聊了一会,两人拉了孙婷一同往教学楼而去。刚到楼下时,就见一楼走廊墙壁上每隔了不远便都挂着幅伟人画像,有爱因斯坦、牛顿、贝多芬、马克思、恩格斯、老子、孙中山等,画像下皆附有生平简介。
几人上了三楼,只见138班门依然锁着,只门外来了少些人,都在等开门。139班门却开了,孙婷自回139班去。
138班外一些人在做作业,一些在背书,书包堆在门口一叠。周万两人见有人在走廊上跳橡皮筋,便也要参加,过去与其他人打着招呼。
许晴拉着两人道:“你们加入我们这边好了,我们这边本来就比她们那边少了一个人的,你们来了刚好,这下就不的不公平的了。这她们那边快跳完了,马上就该轮到我们了。”周艳问:“罗玮呢?”许晴道:“没看见,还没来呢。”周艳道:“还讲她比我们早来,要先等我们的。”许晴道:“你们四大杀手一向一天到晚形影不离的,上学放学同路,今天怎么不一起了?”万丽萍道:“讲的那么吓人,是四大名捕好不?”许晴垂了头:“呃,是我讲错了。”
几人看着场上,见此时正跳的是三个女的,两个是本班的华琴、王敏,一个是别班的。王敏跳过,用膝盖把皮筋压低下来,另两个跟着跳,不久,依次跳完,过关。接着就轮到许晴、周艳、万丽萍了,许晴跳了一会却亡了,气氛很是热烈。
只见那边普通班140班外走廊上几个游荡子正在调戏女的,见了有长的漂亮又独自一人的女的便拦住,调戏几下后才放。只见139班的纪雪正过来,那胖子便挡在走廊中间拦住,伸开大手笑道:“来,美眉,抱一个。”胖子旁边另有三人倚墙冲天叫好,笑着为他助威,引得走廊上其他各班的人都侧目望去。纪雪早已一张脸羞的通红,此时是左闪闪不过,右进也进不了,顿时咬了牙把书包取下甩向那胖子硬冲。却被那胖子抱住,搂了不放,吓得她赶紧打了几下,才挣了开,逃回班里去,那几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胖子回头四顾,见再无美女经过,便懒懒靠在了墙边等着去,其他三人大肆直讲佩服,愿学几招的话。胖子甚为得意。
138班这边陈静也正倚在栏杆上拿了镜子照着楼下的女生,一连照了好几人。只见一个女生刚从花园出来,长发披肩,长衣长裤,深色笔挺,脚上一双黑色皮鞋,不背书包,反挎了一个挎包,打扮的不像上学,倒像来上班似的。陈静见是绝色美女,忙把镜子转了过去,调整角度,让镜子的反光照到女生身上,照完脸上又照胸脯,一连照了好几秒。那女生顿时站住了,抬头向上望来,脸色怒的煞白。陈静见她目光厉害,便回了头,等过了两三秒再去照,直等那女生进了楼道里照不见了才去照别人。旁边冯海鸥这时道:“猛男,刚才那女的好像是高中部的,可能有点势力,你要小心点,怕她叫人打你。”陈静懒懒趴在栏杆上,不屑道:“想叫我照还照不到,谁还稀罕!”一旁蒋志军嘻嘻笑道:“那是,别个想叫你照还要排队,是的吧?”
一时唐浩上来了,看见李剑武、王峰正趴在围栏上看书,凑了过去。见李剑武在看《三十六计》,王峰看《说岳》。问李剑武:“小猪,你还有怎书看没?也借本我看下子,我放了学就还你。”李剑武抬头道:“没的了,我这本也是找王峰借的,自己没的。他书蛮多的,你要看就找他借下???rdquo;唐浩又问王峰,王峰道:“刚好我就剩了这两本,其他的都借出去了,你怎不早讲??肯禄馗拢?认禄赜辛嗽俳枘恪?rdquo;唐浩只得在旁边又看了一会。
正无聊,一转头见那边正跳皮筋的周艳在嚼口香糖,忙过去道:“哟,吃糖呀,给我吃块嘎。”周艳道:“凭什么呀?”旁边万丽萍道:“就是,来了就和个老爷样的,要别个听你的。怎理要给你???rdquo;周艳皮筋跳了一步,停下,回头道:“你也喊我一声奶奶嘎,我就给你。”万丽萍及周围其他跳皮筋的女的都笑了起来。唐浩道:“刘世华、邓可他们是这喊,我才不的喊。周艳耶,前些日子你怎还晓吃我的东西,又不记得了?还好意思讲的!”
周艳就张开嘴,伸出舌头,露出糖来,道:“你敢要吧?你敢要我就给你。”旁人又笑起来。唐浩见她这么没意思,道:“不给就算了噻。”停了一会,才又问:“嗯,今日你们来的这早,怎全在这里?没去其他地方好吧?”周艳道:“在这里耍不得?早不早要你管?”唐浩道:“今日上午第四节课是体育课吧?好,我又忘记穿跑鞋来了,等下老师来了又要罚我跑几圈了。”万丽萍道:“是???翘逵?危?乙裁淮?D悴幌?冶鸬陌嗟慕杷???康认驴瘟嗽倩垢??褪橇恕?rdquo;唐浩道:“课程表又换掉了,我还没抄,你借我抄一下吧。”万丽萍摔手道:“这又有怎急的?你等到教室里再抄是一样的。”
周艳因跳皮筋把头发跳散了,把扎辫的绳筋解下,递给万丽萍道:“又松掉了,你帮我扎一下吧。”万丽萍把一根绳筋咬在嘴里,其余的套在手腕上,两手扶她肩,让她背靠后,给她把头发理拢。见唐浩转身要走了,忙把咬着的绳筋松开,娇笑道:“宝宝,莫走????桓?悖?腋?愠浴?rdquo;见他真生气了,忙招了手:“来来来,莫走。开玩笑??????????rdquo;拿了块绿箭口香糖伸手递着。唐浩却冷着脸只管走了,背后传来周艳的讥笑。忍着气,到男的那边去了。
只见杨帆正趴在廊沿上抄作业,飞快一页一页地翻着。冯海鸥到杨帆那一看,说:“这一题错了。”杨帆停了,问:“哪错了?”冯海鸥道:“χ都设错了,还没错?哪是这个???rdquo;杨帆问明白了,就骂蒋志军老写错的。蒋志军笑道:“错的你也抄。”冯海鸥道:“错的你还抄那就没搞守了!”去后面书包里把自己的取来给他。
刘辉刚走过来,见教室门未开,听见几个男的在笑,凑上来问:“哟,笑起飞倒了,什么事这么好笑?”陈静笑道:“蒋光头讲乔丹有这很,总在屋里看乔丹比赛的录像。我讲乔丹有怎个很,我才有这很。”刘辉道:“哟,你讲下我听下嘎,怎比乔丹还很了?”陈静笑道:“我讲我不是打篮球,我是做俯卧撑有这很。他们问我做几个,我讲我是床上俯卧撑才很,别的不行。”刘辉也大笑起来,说:“有道理,这个话没错。我晓得,猛男就是猛男。”蒋志军笑道:“生猛哥,生猛海鲜吃起,这就是生猛哥。”
刘辉道:“我有个表弟,昨天下午到我那去耍…”话没完,一旁罗钟先就笑了。刘辉继续道:“他伢是个武术教练,他也会这多功夫。昨天跟我和罗钟在我们那打乒乓球的时候就露了两手,擒拿手呀、太极拳呀,都练了。我讲你武功好是好了,可惜人胖了,不太帅,妹子不喜欢。他讲他比我们还帅,不是长得帅,是打扮的帅。我问他帅在哪里了,他讲毛都打了摩丝,定了型,还不帅?我又看又没的,他扯开裤子,给我俩看,讲上面没打,打在落底。”众人大笑起来。
楼梯口处曾琪卿和叶良慧上来了,曾琪卿看见几人,道:“好啊,又在抄作业啊!”众人抬头看去,只有冯海鸥笑应:“你怎来的这早?门还没开呢。”曾琪卿道:“怎还没开门,都七点半了。”劳动委员任文卉迎上去道:“我都等了半天了,杨牡丹她怎还没来,等下他们搞卫生的都没时间去搞了。我以前就讲了,应该喊何老师要他们多配个钥匙,给个给你就好了。”曾琪卿道:“我住的有这远,来不的这早。”任文卉后面朱永芳也道:“那应该给个给黄为友,他就住在学校里头,来起好方便的。”曾琪卿道:“他才不的管这些事,你问下看他管不?”任文卉道:“应该给个给冯海鸥就好了,他住的有这近,又在田径队搞训练,早上来的好早,我们要是哪个早来了,喊个人去找他要就是了。”曾琪卿问冯海鸥:“今天你怎来的这早,没去搞训练呀?”冯海鸥道:“早搞完了,我们四点半,五点钟就来了。今日老师来的早,也就早来早散了。”
周艳过来问:“今日盛老师来的很早吗?”冯海鸥道:“比平时早了半个多钟头。周艳耶,你今日没去搞训练,胡老师他发脾气了,讲你又没请假又没怎么,今下午要罚你围操场跑二十圈。”周艳气道:“不是讲跑十圈吗,怎又跑二十圈了?”冯海鸥道:“他讲你老是这样搞,就这告告不变,要好好治下你,看你还有第二回没。”周艳气道:“罚就罚,我们妹子是归盛老师管,胡洪他是管仔子噻,管我们干什么!”叶良慧一旁问:“你怎又没去搞训练好吧?”周艳道:“礼拜天、礼拜六都没的休息,我好久没困懒觉了,今早上干脆没去。等盛老师问起来,我就讲我病掉了。”叶良慧笑道:“何老师讲的不错,你这丫头果然越来越懒掉了。”
那边许玲丽也过来,拉了冯海鸥道:“海鸟,来来来。”退了一步,问:“吴昌衡他不是有个教室门钥匙?你去找他借下???苍绲憧?雒牛?颐侨硕嫉人懒恕?rdquo;冯海鸥道:“衡砣他是有个钥匙,他自己配的,这他好久没当副班长了,不晓还带在身上没。这刚散了训练,我就一直连没看到他,不晓人跑哪去了。”曾琪卿道:“他不当副班长还不是你们闹起,拖他去耍,课都不上!哪个要他莫当?自己都不想当。”冯海鸥笑道:“他自己有手有脚,怎又要我们去拖他?你是你这个光杆司令当起没意思,要找个副司令给你管一下,还要找个男的才行嘎。”曾琪卿道:“冯海鸥耶,你连不想活了,讲的什么!”就要打他。冯海鸥躲了一下。叶良慧指着他道:“看你往哪里死!昨下午就来惹我两个生气,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,这下还敢?你是好久没打了,皮又发痒了,看我怎收拾你!”要去追他。
冯海鸥又一闪,要跑出去,却撞了周艳一下,不小心踩了她一脚。周艳:“哎哟”了一声,叫道:“冯海鸥,你给我站住!”冯海鸥本想跑,又怕踩坏了,只得回来。周艳指着白跑鞋鞋面上的印子道:“你看???庠醯昧耍?绕鹉?凇?rdquo;低头细看着,用手抹了抹,抹不掉,气得拉了他就打了一顿,道:“我不管咧,踩起痛都算了。这怎看得???惆镂也粮删弧?rdquo;冯海鸥屈身在她鞋面上用手拍了拍,拍不掉,无奈道:“这擦不脱了,我有怎办法?”周艳气道:“那我不管!”弯腰又擦着。叶良慧道:“我帮你报仇。”就拉着冯海鸥也捶了几下。
万丽萍绕到周艳旁瞧了一下,道:“这没事,你等下到教室里用白粉笔涂一下,把印子遮了就是了。”冯海鸥忙道:“就是讲噻,你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该扯平了,再讲我又不是故意的。周老大,周扒皮,算了吧?”周艳笑着不理。叶良慧等把冯海鸥打发走了,笑道:“这个死冯海鸥好吵,聒噪死了。”周艳弯腰系着鞋带,笑道:“冯海鸥他要是再敢惹我,等到搞训练的时候,我就穿了钉子鞋踩他一脚,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了?哼,这个家伙皮好厚,打都打不怕!”叶良慧吃惊道:“他背都给你打得通红了,还要打?”周艳嚷道:“他背算什么,我手都打痛了,你怎不晓讲!”越说着,手好像越痛了,举都举不起来,整个细身子都趴在了叶良慧身上,像要哭出来。万丽萍在后面拍她背道:“算了,莫装了,再装眼泪水都要出来了。”周艳气道:“哪个装了?”
叶良慧道:“周艳,昨天你怎一天都没来上课?我听钞娟讲你们出去了,要到北京去,得何老师她晓得了。你娘伢他们讲你了没?”周艳道:“怎没讲我!骂了我一顿。我伢差乎子还要打我了,幸好我娘哭起要他莫。我也是今日想起怄糟,所以才没去搞训练。”叶良慧道:“那何老师她今日肯定要讲你们的。”周艳气道:“哪个要她莫讲?她讲她的,关我怎事!”
只见那边又有段秀美和范韦琳上来了。曾琪卿见了道:“段秀美,昨日下午何老师喊你们几个人留校,你还没去,你人还在这里,看你怎得了!”段秀美道:“好吧?我忘掉了,回去了走半路高头才想起来。”曾琪卿道:“何老师讲了,要我看到跟你讲一声,喊你今早上到她办公室去。”段秀美问:“真的?”曾琪卿道:“不真的还煮的?哪个还骗你。”段秀美回头对范韦琳道:“你陪我一起去吧,我一个人去有点怕。”范韦琳笑道:“昨日让你们几个人一起去你又不去,现在晓着急了?我还有事,就不跟你去了。”段秀美急道:“你陪我一起去???纫宦飞弦裁惶?憬灿懈鲈跏拢∥矣植灰?憬?荩?阒辉诿磐獾茸盼揖托辛恕T俑龌埃?悴唤不挂?喜匏?课业认乱舱?门隳阋黄鹑ァ?rdquo;范韦琳被她烦着只好答应,两人转身下楼去了。
黄为友正趴在栏杆上写日记,直写到超前几十日,这都是要给班长或组长检查的,每篇不得少于两百字。边问一旁杨帆:“怎样了?”杨帆道:“还行。”黄为友问:“有怎问题没?”杨帆道:“没。”只见后边王敏与曾琪卿边聊天边走了过来,王敏道:“在作什么呢?”站在两人身后看。曾琪卿也走到他们后面,静静地看着两人作起作业来。王敏对曾琪卿道:“这也是个高手。”曾琪卿点了点头。杨帆早已不抄作业了,此时自己在做,见两人就在身后,暗恨王敏起来。他成绩虽然不错,但两人一个是学习委员,一个更是班长,成绩在全年级都排第一,自己如何跟她们去比?此时是既不好意思不写了走开,写的题更是既不能出错又不能太慢,免得让人笑话,像被人拿去烤肉饼一样,份外难受。一会好不容易等两人都走开了,才松了口气,忙收了本子,把书包往蒋志军处一扔,道:“你帮我看一下。”便拉着黄为友飞快下楼去了。
刚到楼下,正磨蹭商议着不知去何地方,是该往东还是往西时,只见后面刘辉、唐浩也高谈阔论、谈谈笑笑一路走了下来,迎头撞见两人。刘辉笑道:“哟,磁铁,这是走哪里去?”杨帆道:“时间还早,我们还想上电子游戏厅里再去打下电子游戏。你们是要往哪去?”刘辉道:“唐浩讲要去租本牒子,中午好拿到他们宿舍里看,动画片《灌篮高手》,讲流川枫极搞笑的,要我陪他一起去。”杨帆道:“牒子有怎看守!走,莫看了,陪我们再去耍下嘎。”上前拉着两人:“我两个现在身上连没米了,你们还有没?带我两个再到游戏厅里去耍下子,快活快活。”唐浩无奈摊开手道:“我们也是没米过年,身上区光。这年头发乱话,日子越过越倒毛了。”黄为友问刘辉:“你以前跟他们去偷麻袋、爬火车,卖过假烟,那钱路怎样?”刘辉道:“也只一般般。”黄为友道:“学校工地里头有块烂铁板,倒没人要的。我和洋鬼子先天蒙蒙亮就去了,就是抬不动,那起码有个百把来斤的,能卖个好几十块钱子,这要我们四个人去了才好。先我们就捡了些碎的卖了八九块钱,打游戏全打完了。”刘辉问:“在哪呢?”黄为友道:“就在后操场单车棚后面,那里没人,离学校后门正好又近,我们直接走后门出去好了。”
四人商议一番,去往校内工地。及到时,黄为友扫开落叶,露出下面铁板来,道:“抬是抬得动了,就怕路上有人看见。”犹豫三四,几人见偏僻处人并不多,不顾一切,抬了从学校后门出去。幸喜一路虽遇了人,却个个不管闲事,并无人问。
邻街就有个废品店,快到时,只见对面转弯处转出一人,二十来岁,看见几人,上前问:“哪来的?”细看铁板,道:“学校里偷的!你们这几个虾子胆子不小,连我们工地高头的东西也敢偷。走,跟我到派出所去!”凶神恶煞般。几人这才知原来是校内建筑工人,忙放下铁板就逃了。那人却又追上来,笑道:“你们先等一下,莫跑。这铁其实也是废铁,也起了这么多锈了,我们早没用了,你们就拿去也没的怎关系。”拦着几人,道:“你们还抬了去卖了,还卖得几个钱。”刘唐二人已是不愿,跑开了。黄杨想起早先卖的钱,招手喊道:“猴子、唐老鸭,来???还叵怠?rdquo;两人不来。黄杨只得弯腰抬起铁板,捱往废品店。刚走了几步,杨帆见那人跟着,小声道:“这个卵是要等我们抬到了,拿我们的钱。”黄为友闷着脸道:“我晓得,莫讲话,算了。”杨帆道:“干脆我们放下就走,给他自己抬去!我们又不生得倦,帮他做事!”黄为友见那人就在身后,不敢。杨帆则大声说些刺话,说:“也不过骗钱罢了,有怎了不起!”那人也不吭声,等抬到时,果然把钱收了,拉着杨帆到店旁一条小弄里去,说:“来来来。”黄为友忙道:“莫去。”杨帆道:“我怕他?”被那人半拖半拽进去了。果然一巴掌打脸上,道:“没怎了不起?你还不错啊,出息蛮大的!我倒要看看,还收拾不了你个杂碎!”又用力踹了两脚,才出弄去了。杨帆倒在地上,一下子爬不起来,被黄为友扶了一拐一拐出来,口里仍骂着:“狗杂种!”不歇。黄为友埋怨道:“哪个要你犯傻了?连不晓识个好歹!那个卵做的牛高马大的,你跟他去比?喊你莫去呀莫去呀,连喊不听,你硬是卵大些,我服了你了!”扶他回去寻了刘唐二人,四人只得仍回校去。
刚上了楼,只见班主任何老师正好来了。开了教室门,众人纷纷涌进去。何楚湘命人拉起百叶窗帘,开了窗子通风透气,又把笔备放进讲台抽屉里,道:“来了的人就自己预习,莫再出去耍了。”提包又出去了。
教室内除一排排桌椅板凳外,前方墙上是一块黑板,下面一张讲台,墙上各贴了张课程表和通知,两边角落各立着台美的饮水机和格力空调。天花板上六盏节能飞利浦日光灯和六台美的吊扇。后方墙正中一块黑板报,报头墙上粘了几个花边大字,是: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,旁侧则张贴了几张上学期遗留下来的学生奖状:“三好学生”、“优秀班干部”等类。报下左侧角有一个小小书橱,右侧是卫生工具橱。
又黑板报外墙上贴满了保证书,只见一张写着:“保证书   我保证在这个月9月份的考试中,进入年级前100名。如果达不到,在后面的一个星期里,服从班主任的安排。保证人:邓可”。
另一个是王峰的,写着是:“保证书   尊敬的老师:您好!由于本人近期考试成绩直线下滑,承蒙老师关爱,遏制本人下滑势头,本人在此保证:九月份月考班级名次在二十名以内。若保证失效,本人甘愿在门口罚站三天。保证人:王峰”。
又一个写着:“检讨书   由于昨天上午上数学课时注意力不集中,导致晚上周考时,选择题最后一道选择错了。五个小时前才讲的题目,五个小时后就不会做了,因此数学老师很生气,班主任也很生气,所以让我作反思。反思后我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,因此,我特向数学老师、班主任、初三(138)班表示歉意。因为我的上课不专心,让数学老师生气,更因此拖了班集体的后腿,是我的错。通过这次考试更充分暴露了我的问题,听堂效率越来越低。下个月的月考即将到来,我不能让这样的错误再继续滋生下去,更不能让它滋生到以后的中考上去,到时候恐怕后悔就晚了,所以以后听堂注意力一定更加集中了,不再开小差了。刘世华2003、9、8”。
班里大多数人都开始赶英语作业,临窗的钞娟也在写着,一下翻书找答案,一下又翻一本《英汉高阶牛津词典》,并不时看看同桌罗钟的。忽窗口边闪出一位女生,道:“钞娟,快把作业给我,我们马上就要交了。”她是142班的,和138班是同一个数学老师,每天布置的作业相同。钞娟这才想起来,道:“你等一下,马上个???rdquo;打开书包,拿本子就抄。那女的埋怨道:“这哪还来得及?我们课代表都讲了,再不交她就要到邓老师那交作业去了!”钞娟头也不抬,道:“就一下子。”只听后边曾琪卿嘀咕道:“抄抄,就只会抄!看抄多了考试能打得几分呢?先我问了还讲作完了的,原来又在哄我!”钞娟不敢作声,脸有点红,只是埋头抄着。
一时只几分钟就抄完了,还了本子后,那女生急急去了。钞娟把作业交到第一排华琴那去。华琴收了她本子,堆在课桌右上角,码齐了。仍肘顶着桌子,手支着下巴,愁眉不展的。这回背《鲁提辖拳打镇关西》一段,她就不怎么有心思,组里就只她与钞娟没背了,笑道:“钞娟啊,你跳橡皮筋怎这很??课颐呛眉父鋈硕继?还?恪?rdquo;钞娟笑道:“哪里,只是我们那边人多些罢了。”
有139班的纪雪跑进来问华琴借墨水,华琴道:“没的了,刚才都挤给我同桌蒋志军了。你怎不找许玲丽借?”纪雪道:“许玲丽她的是蓝墨水。”华琴道:“那你等一下,我帮你借。”就向钞娟借了瓶英雄碳素黑墨水来,拿了纪雪的永久钢笔,上了给她。纪雪就回去了。华琴对钞娟道:“谢谢你了。”钞娟道:“这有怎谢的。”回后面去。
华琴一回头,见语文组长杨霖正在和叶良慧剪纸玩呢。犹豫三四,拿了课本跑下去道:“组长,算了????沉???rdquo;一手拿着语文书,一手拉了杨霖的胳膊摇了几摇,露出嘴里的一颗缺牙:“别个都快急死了!”旁边叶良慧也停了剪子,笑意盈盈看着。后面钞娟听见了,也忙上来求杨霖,道:“是啊,组长,天气这么热,我越着急越背不出,都急的快晕倒了。先还吃了两瓶霍香正气水的,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!”杨霖道:“早上你们来了那么早,都不先抓紧时间赶紧背书,先还在那跳橡皮筋的,这下子急什么呢?”两人就不作声了。
杨霖后排的王峰听见了,抬头道:“不行!这我们都背过的,要这样子搞得,那我们不都白背掉了?这不行!”华琴气道:“你这人怎这那个!”对杨霖道:“组长,你莫听他的,他这人舀屎长大的,脑子有毛病!”杨霖心里本已动摇,昨日就已是最后一天了,等下语文课刘老师就要问了,本想让她们还抓紧剩下的时间来背,她们却怕背不出,要来求她。这会听了王峰的话,道:“偏不背了!莫要我来讲了王峰耶,哪像你背的结结巴巴的,老师讲最多错五个字,你错了二十多个,还好意思讲的!”王峰就服了,笑道:“那我下次背不出,你也饶我一次。”仍低了头作业。华琴好好谢杨霖,称是好组长,杨霖不听这话,挥手道:“好?????阕???rdquo;自做己事。钞娟也谢过杨霖,才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,又对同桌罗钟道:“你看,我们组长极好。”拍拍胸脯:“阿弥陀佛,这下总算不用再背了!”
只见任文卉到教室后面角落里拿了一个扫帚,叫道:“钞娟,莫写了,快走了,扫地去了。别个该去的都去了,等下就要上课了。”提着扫帚领先出门去了。她是劳动委员,到了时间就要去公共区检查卫生。钞娟忙收了作业,去教室后面也拿了个扫帚,出门追着任文卉去了。
一时直到打铃了,八点整时,班里才渐渐安静下来。不一会就有学生会的人来检查,拿着本子到各班里统计人数。王敏见那人在门口探头向内看着,主动迎了上去,指着第二小组的空位道:“这组人搞卫生去了。”那女孩拿手指头点着人头:“那还差了两个。”王敏:“嗯。”了一声,点了点头。一会女孩又到隔壁班门前去了,后面一个男生跟着。
班里曾琪卿已端坐在讲台上,手里捧了英语书默读着。见下面不时传来窃窃私语,不由眉头一皱,抬头扫了一眼,拿黑板刷敲敲桌子,喊:“冯海鸥,上课了还闹!你就不能安安分分坐几分钟等老师来?就这一下子你不捣乱动弹一下就过不去?”冯海鸥不高兴道:“我又没干什么,这么多人你都不讲,就讲我一个,他们那么大声你都听不见?”曾琪卿站起来道:“冯海鸥耶,莫要我来讲你了,你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,哪天不吵吵嚷嚷的?就你话多!都没人管得了你。我也不跟你多讲的,只等何老师来了告诉了何老师,看你有什么讲的跟她讲去!”冯海鸥就低了头不应了。
只见许孝绪迟到了,从后门悄悄溜进来。因班主任不在,曾琪卿做个人情,也没登记,只问:“你怎这晚才来,你迟到在外头给别个捉到了没?”许孝绪垂头沮丧道:“捉到了,他们在校门口已经登记了。”曾琪卿道:“那没办法了,等何老师问起来我就只有讲了。”许孝绪急道:“你先莫讲???人?势鹄茨阍俳?????晃示退懔恕0ィ?炔桓盟?隼辆跛??妨耍??绲闫鹄淳秃昧恕?rdquo;曾琪卿问:“你娘伢怎不喊你,你没调闹钟好吧?”许孝绪道:“今日我娘还没起来,先喊了我,我看还早就又困掉了,闹钟响没响我也不晓得,我连没听到。”悻悻到己位上。
许玲丽、唐浩、万丽萍等几个坐窗口边的都讲看到何老师了,她正在楼下和人说话呢。班里顿时就乱哄起来,只不敢被下面听到,因有三楼高,很安全,一些人猫腰乱蹿起来。许玲丽又向下望了一眼,假山水池旁何老师正向上看到她,忙致志作业,头也不抬。何楚湘正问校长校里选人去进修两年的事,道:“这我还有个什么讲的,老罗要我问下你,看可以去就去,不可以就算了。”廖校长道:“不急,得你把这届学生带完嘎,明年还有机会。”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阅读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南京梦
南京梦
纠结的二胎
纠结的二胎
我深情地对你说
我深情地对你说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www.51poshiji.cn|m.51poshiji.cn|wap.51poshiji.cn|app.51poshiji.cn
  • <optgroup id='5OQft'><sup id='5OQft'></sup></optgroup>
      1. <delect id='5OQft'></delec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