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原创小说

苍魂(一)

时间:2019-05-11 22:22:53  来源:历史  作者:影
 (文章故事情节纯属虚构,切勿与真实历史相混淆。)

 

————第一章————

风,伴随着无数带血色的雪花,哭嚎着在上空徘徊,山上,依稀站着无数模糊的身影。

“枭单,别在执迷不悟了。投降吧!宋朝,注定是要灭亡的!”一位满头白发的青年挥起手中的剑,望向站在悬崖边的一位满身鲜血的青年,“若你投降,保你荣华富贵!”

“不,不可能!大宋,是不可能灭亡的,不可能!”那位名叫枭单的青年,右手紧握着一把金色的、带血的剑,痛苦而又无奈地仰头怒吼道。

他输了,他输了!

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,然而,他背负着大宋的希望,他的身上,背负着无数人民渴望和平、乞求幸福的寄托!他是输不起的。

但是,事实还是告诉他,他输了。

一年前。

枭单所领大军出征已一年有余,捷报频传。

二月,兵至鄂州。

四月,收复郢州。

六月,枭单率精兵六千冒雨直袭唐州,大军随后,一举收复。

十月,枭单再次率精兵,连夜攻克蔡州,斩杀金兵上万,生擒数千,缴获辎重粮草无数。

自岳飞将军故去,大宋已经很久没有打过这样酣畅淋漓的胜利了。

于是,枭单下令,乘胜追击,一举收复失地。

而这一天,却狂风大作,给人以不祥的征兆。

“兄弟们,大家一鼓作气,我们一举攻下许州,收复汴梁!为大宋雪耻!杀!”

当夜,便成了这片雪山最凄凉的一夜。

因为,枭单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

汴梁为大宋都城,按理说应是金兵守卫最森严之处,而城内守军却只有区区几万,一看便知,其必有埋伏。

但,这一年来的势如破竹,已经麻痹了他那颗充满冷静的心,此时,他的心中只有一个,攻克许州!做最后一战!好胜,已侵占了他的心。

他没有一丝起疑和防备,率大军直冲向汴梁城!

于是,一场血战,便开始了。

当日,宋金两军在汴梁城外进行了一场殊死血战,枭单率领的军队险胜一战后继续追击,却在一座山口中了敌人的奸计,遭遇埋伏,在多于己方数十倍的敌军围困下被逼至悬崖边。

经过一场血战,数千万宋军,只剩下枭单一人。山上的白雪,在那一刻起,便成了一座血山。

“哈哈哈!我枭单战了一生,也无所畏惧,要杀要剐随你,投降?不可能!我枭单生是大宋的人,死,也是大宋的魂!我生不能吃你的肉,死,也不会放过你!”

他抬起了右臂,用剑吃力地站了起来,恶狠狠的瞪着金军。

他,已失去了一条左臂!

“那,好吧!你们,上去,把他杀了吧!”那个银色头发的青年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后来他摇了摇头,只是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身旁两个身强力壮的金人。

唉,大宋,真的要完了吗?

枭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闭上了双眼。

他知道,他这一败,大宋便已经完了。那数千万大军,便已是宋朝最后的一点兵力,剩下的,不过是些老弱残兵。

他仿佛听到天空中传出了一声叹息。

岳飞,是你在呼唤我吗?你是在告诉我,宋朝,的确是要败了吗?

他不甘心,也不敢相信,他败了。他一直以为,他是不会败的。事实,刺痛了他的心,他的心,在滴血……

等待他的,无疑是死亡。

他不怕死,但他死不瞑目,他不愿自杀,他觉得,他要死,他也要死在金兵之后,绝不能死在他们之前,他觉得,这是一种耻辱,这是上天和他开的一个玩笑,这是一场梦!

他不愿自杀,即使在生命即将结束之时,他也想看到奇迹发生,他不想就这样死!

但,当那两个金人手持着刀,已走到了他面前时,他绝望了。

也许,奇迹根本不存在,在这时候了,又谈何奇迹?

他无奈的苦笑了。

刀,已从他的头顶开始下滑。

他决定,在他死之前,也要用这把剑,杀死他面前的金人,即使只能杀死一个,他有把握。

他知道,他做不了什么,他只能这样,以死明志!

带着遗憾,带着仇恨,离开这个世界!

再见,大宋,我已经尽力了!

他举起了剑,下一秒,他又笑了,他要死了!

“呀!”他用尽全力将剑插进了面前这个金人的胸膛,鲜血,溅满了他的脸庞,渗入了他的心。

面前的金人倒下了,他的头,也随之跟着落了下来。带着遗憾,带着无奈……

大宋!

————第二章————

四月,清明。

这是一个下雨的早晨,尽管还下着蒙蒙细雨,但江边还是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,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。

这时,一位大约十五岁的少年,缓缓地走入了这个还在下雨的街头。

身着一身白色孝衣,背一把金色的重剑,手提一个葫芦装的陈酒,与这些身佩各种玉器的人显得格格不入。

顿时,所有人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,仿佛他不是一个人。

“这人是个疯子吧!”

“轰!”正在这时,雷声大作,雨瞬间大了起来,所有的人顿时缓过神来,全都四散开来街上,只剩下这个白衣少年缓缓的走到江边。

大江东去,滚滚长江天际流。水之涛涛,浪之滚滚,奔流不止,不逆行,更不复回。

时光,机会,也是如此。

“父亲!”那位少年面对着江边,跪倒在地。

十年前,我们在一起豪言壮志,刻苦练剑。

那时的我,还很小,看着你练剑,手里也拿根木枝有模有样的挥舞几下。

“爸爸,等我长大以后,我也要像你一样,拿着手中的剑,把金人赶到那座河的对岸,不,是赶回他们原来的地方!叫他们永远也不敢犯我大宋!”

这时,你便会摸摸我的头,赞许的微笑。

当那位官员手中拿着你的骨灰盒,说你临死前只有一条右臂时,我哭了,我很不争气的哭了。

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其实,但你胜利的捷报频频传来时,我甚至希望你打一个不大不小的败仗,然后班师回朝。因为我和母亲都害怕,过多的胜利会麻痹你那颗争强好胜的心,让你继续没命的打下去……

为什么,上天!为什么你让我们心中的想法成了现实!

那些存在于记忆中的声音和画面仿佛穿过了茫茫岁月,再一次响起,如雷贯耳,在这位少年的心中回荡。

他的心,现在就像眼前的江浪般翻涌,他猛然喊出:

“父亲,你可曾有悔!”

因为当初的选择,没能再回来,你可曾有悔?

十年了,看到你自己用生命守卫的大宋,如今成了这般模样,你可曾有悔?

但是,远在另一个世界的你,又怎能回答?你带着满心的遗憾和对命运的不满,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。只留下我一人,在这个世界里徘徊,在这个有你的记忆的世界里,做我该做的事情,报仇!

母亲也已经去了,当那位官员来家里说你率领的队伍全军覆没时,她便悬梁自尽了,只留下了我一人。

那少年的脸庞,落下两滴晶莹的泪珠,混着雨水,慢慢地滴了下来。

“我不服!这个世界,为什么要逼我至此!为什么!”

那位少年仰天长吼。

“金,我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他的名字,叫枭龙。

“好!”一个粗犷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“谁?”枭龙警觉了起来,望向身后。

“好久都没人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喊出自己心中的忿恨了,好小子!”只见一位潇洒不俗的年轻人正站在桥头,拍手称赞。

“我叫岳愁!”

“岳飞,你认识吗?”

“认识!我是他的后人!”那位年轻人笑了,“再说了,这个世界上,有谁不认识岳飞,只可惜……”他不禁叹了一口气,“敢为他鸣不平的, 敢说灭金的人,也许,除了你我,也很少了。”

“你想怎样?”枭龙问。

“灭金!”

宋朝皇宫。 

“皇上!”一位衣冠楚楚的大臣手拿一封奏折,递给一位身穿龙袍的人(赵佶)。

“哼!”赵佶一看,立刻把纸一撕,“朕的兵马,如今还剩下不到六十万!难道,我养的,都是一群废物?”

“回皇上的话,”那大臣说道,“枭单的那一战,我军全军覆没,损失兵力已达千万,已再无兵力了。”

“唉——枭兄!”赵佶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“主公,我有一事不明!”那位大臣说道。

“有什么就问吧!”

“主公,你跟枭单是什么关系?他明明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他打了败仗,且损兵超过百万,理应全家斩首,我却没有。你可知道,枭单是以前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,他妻子在得知他的死讯时,便自杀了,我不忍心再杀了他儿子啊,毕竟,他是我大哥!”

酒店。

“若我猜的不错,你便是枭龙吧!”岳愁问道。

“是!”枭龙点了点头,“你怎么会认识我?”

“想当年,枭单的大名在这临安城内可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当初娶了你的母亲琉璃,生下你时,全城贺喜三天,尤为风光,当时我也在场,看见你的样子跟那时很像,又跟金朝有如此大的仇恨,除了枭单与我岳愁,怕也不会再有他人。”

“你想跟我走吗?”岳愁问。

“你?”枭龙问,“那我若跟你,我们去哪儿?”

“你会武吗?”

“会!我父亲的剑法,我在小时候便以会挥舞,每日清晨也会练上几下,如今,也应小有所成。”

“好!再凭我的书中学问,若去投军,也会有所成就!”

“投军?”枭龙顿时紧皱眉头,他知道,以现在的形式,即使他们两个去投军,也不过是白白送死。尽管他渴望报仇,但,他要的是灭掉金朝,并不仅仅是战死沙场,为国捐躯,他即使是死,也要看着金朝在他眼前灭亡。

“傻瓜,投军的,当然不止我们两人,我,在山上,早已隐秘的成立了一支叫灭金军的队伍,兵力不下六千人,且个个以一敌十,非常厉害!祝你我灭金!”

“这……感谢不尽!”枭龙举起酒杯,“干了这杯酒,你便是我的大哥,你我兄弟二人,共同灭金!”

“好!那我们二人从此便是兄弟,你的事便是我的事,不必推脱。我们不求同年同日生,只求同年同日死!干!”

在这酒店里,两个带着誓言的酒杯,碰在了一起,夹杂着豪言壮志,夹杂着兄弟之情,以及对金的深仇大恨……

   外面的雨,早已化成了温和、充满希望的阳光……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阅读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南京梦
南京梦
纠结的二胎
纠结的二胎
我深情地对你说
我深情地对你说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www.51poshiji.cn|m.51poshiji.cn|wap.51poshiji.cn|app.51poshiji.cn
  • <optgroup id='5OQft'><sup id='5OQft'></sup></optgroup>
      1. <delect id='5OQft'></delect>